营改增后要解决好谁采购、谁抵扣的问题

  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甲供工程即甲供材不再计入建筑企业的税基,且可以选择简易计税方法,税负可大幅降低。因此,建筑企业对此要做好营改增后甲供材的税收处理和风险防范。甲供材收入的一部分之后,可能会影响下一步相应收入的确认,也就是收入规模可能会比以前有所降低。其实降低是两个层面的:一是甲供材这一方面;二是和营业税之间的税制转换。税制变化,因为营业税是价内税,是属于价外税,的收入要进行价税分离。

  对于作为甲供对象的材料、设备、动力等,在差额模式下,甲方采购时取得合规扣税凭证可以全额申报抵扣,材料设备等用于房地产建设工程时,进项税额不需要转出;在总额模式下,甲方采购时取得合规扣税凭证可以全额申报抵扣,移交给乙方用于房地产建设工程时,属于甲方向乙方有偿转让货物的所有权,应按照计提销项税额,并向乙方开具。

  乙方的税务处理。乙方作为建筑服务销售方,其税务处理的问题在于甲供部分是否计入销售额。

  根据《全面推开营改增业务操作》第215页的表述,在差额模式下,甲供材与建筑业企业无关,不属于建筑业企业的税基;在总额模式下,甲供材属于建筑业企业的税基,选用一般计税方法时,建筑业企业可凭甲方开具的扣税凭证抵扣进项税额,选用简易计税方法时,不得抵扣进项税额。

  展开全部在全国范围内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甲供工程即甲供材不再计入建筑企业的税基,且可以选择简易计税方法,税负可大幅降低。因此,建筑企业对此要做好营改增后甲供材的税收处理和风险防范。甲供材收入的一部分之后,可能会影响下一步相应收入的确认,也就是收入规模可能会比以前有所降低。其实降低是两个层面的:一是甲供材这一方面;二是和营业税之间的税制转换。税制变化,因为营业税是价内税,是属于价外税,的收入要进行价税分离。甲乙双方的税务处理甲方的税务处理。房开企业对建筑业企业的甲供,既包括对工程总承包企业甲供,也包括对专业分包企业的甲供,还包括对劳务分包企业的甲供。在差额模式下,房开企业自行采购材料、设备和动力,交由乙方施工,甲供部分的价值与施工方提供的建筑服务价值一道,共同构成作为开发产品的不动产的开发成本,并通过销售环节实现资金回流,实现一个完整的经营循环。在总额模式下,房开企业以工程总承包合同的形式将不动产的建造交由乙方,但为了工程质量和功能等原因,合同中约定材料设备动力的采购由甲方负责,然后交由乙方施工,乙方的经营额范围包括材料设备和建筑服务,甲方在工程计量和结算时,将甲供部分的价值从乙方已完工工程量中扣回,其实质相当于以材料设备等抵顶所欠乙方工程款。

  房开企业作为甲方的税务处理,主要问题在于建筑服务及材料设备等进项的处理,按照《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自行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征收管理暂行办法》(国家税务总局2016年第18号公告)的,房地产开发企业销售自行开发的房地产项目,适用一般计税方法的,其进项税额不适用分期抵扣的,可以全额当期抵扣。

  对于建筑服务,无论是差额模式还是总额模式,乙方均有权选用简易计税方法,当然也可以选用一般计税方法,在甲方选用一般计税方法的前提下,只要取得乙方开具的建筑服务合规扣税凭证,均可以全额抵扣进项税额(11%或3%)。

  对于作为甲供对象的材料、设备、动力等,在差额模式下,甲方采购时取得合规扣税凭证可以全额申报抵扣,材料设备等用于房地产建设工程时,进项税额不需要转出;在总额模式下,甲方采购时取得合规扣税凭证可以全额申报抵扣,移交给乙方用于房地产建设工程时,属于甲方向乙方有偿转让货物的所有权,应按照计提销项税额,并向乙方开具。

  乙方的税务处理。乙方作为建筑服务销售方,其税务处理的问题在于甲供部分是否计入销售额。

  根据《全面推开营改增业务操作》第215页的表述,在差额模式下,甲供材与建筑业企业无关,不属于建筑业企业的税基;在总额模式下,甲供材属于建筑业企业的税基,选用一般计税方法时,建筑业企业可凭甲方开具的扣税凭证抵扣进项税额,选用简易计税方法时,不得抵扣进项税额。

  案例分析:例1:差额模式下乙方的税务处理:某房地产开发商甲为一般纳税人,其与施工企业乙在总承包合同中约定,合同价款为10000万元(不含税,下同),价款中不包括工程所需2000万元钢材,所需钢 材由甲采购后交乙用于本工程,钢材对应的工程款计量、支付及最终结算均与乙无关,甲企业对本房地产项目适用一般计税方法,乙企业对本项目选用简易计税方法。

  由于差额模式下甲供材与乙方无关,因此,甲方供应钢材给乙企业使用,乙企业不需要进行税会处理,在乙企业没有分包的情况下,该公司该项目总的销售额为:10000÷1.03=9708.74万元,应纳税额为:291.26万元。(涉及单位均为“万元”)发生纳税义务时:借:银行存款等 10000贷:工程结算 9708.74应交税费—— —应交(简易计税) 291.26例2:总额模式下乙方的税务处理:某房地产开发商甲为一般纳税人,其与施工企业乙在总承包合同中约定,合同价款为12000万元(不含税,下同),其中包含工程所需钢材价款2000万元,此部分钢材由甲方负责采购交乙用于本工程,钢材价款将在甲方支付乙方工程款时扣回,甲企业对本房地产项目适用一般计税方法,乙企业对本项目选用简易计税方法。

  收到甲方移交的钢材,取得甲方开具的,且向甲方开具时:(涉及单位均为“万元”)借:原材料 2340贷:应收账款 2340借:应收账款 2340贷:工程结算 2271.85应交税费—— —应交(简易计税) 68.15注:此笔业务对乙方而言,也可分拆为两笔,一笔是自甲方采购材料,取得甲方开具的;另一笔是自甲方收取工程款,然后以工程款抵顶货款,应向甲方开具。

  材料用于工程时:借:工程施工—— —合同成本2340贷:原材料 2340假定乙方选择适用一般计税方法,则上述分录应为:借:原材料 2000应交税费—— —应交(进项税额) 340贷:应收账款 2340借:应收账款 2340贷:工程结算 2108.11应交税费—— —应交(销项税额) 231.89借:工程施工—— —合同成本2000贷:原材料 2000

  《关于全面推开营业税改征试点的通知》(财税〔2016〕36号)文件附件2《营业税改征试点有关事项的》第一条第(七)款“建筑房屋”第2项:“一般纳税人为甲供工程提供的建筑服务,可以选择适用简易计税方法计税。”在该条文件中有两个特别重要的词“可以”,具体的内涵是,只要发生“甲供材”现象,建筑施工企业在计税方法上,具有一定的选择性,既可以选择一般计税方法,也可以选择简易计税方法。

  根据此可以看出,建筑企业选择按一般计税方式计税,还是选择按简易办法计税的关键在于税负的临界点的计算。

  根据财税〔2016〕36号文件,一般纳税人为甲供工程提供的建筑服务,可以选择适用简易计税方法计税。房地产企业与建筑企业签订建筑合同时,如何选择哪种计税方式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财税〔2016〕36号文件附件1:《营业税改征试点实施办法》第三十七条 :“销售额,是指纳税人发生应税行为取得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财政部和国家税务总局另有的除外”。

  同时,财税〔2016〕36号文件附件2:《营业税改征试点有关事项的》第一条第(三)项第(9)款:“试点纳税人提供建筑劳务服务适用简易计税方法的,以取得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扣除支付分包款后的余额为销售额。”根据以上政策,“甲供材”中建筑企业计算的销售额体现为两个方面:一是建筑企业选择一般计税方法计算的情况下,销售额是建筑企业发生建筑应税行为向发包方或业主收取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

  二是建筑企业选择简易计税方法计算的情况下,销售额是建筑公司向业主收取的全部价款和价外费用扣除支付分包款后的余额。

  例如甲房地产公司与乙建筑企业签订的甲供材合同约定:合同总价款为1亿元(含),其中甲方自己采购主材2000万元,则选择一般计税方法计算的乙建筑公司计算的销售额是8000万元。

  建筑业、房地产业全部改为后,甲供材的货物和建筑业的劳务都是同一个税种—— —,营业税条件下税务处理的涉税难点、风险将全部消除。但与房地产、建筑业相关的货物或劳务种类繁多,几乎各档税率都可能涉及。对应的税率不同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抵扣结果,所以企业要考虑周详,特别要注意以下两点。

  第一,确定好谁采购和谁抵扣的问题。由于甲供材一般为大材料,金额大、税款多,谁采购谁将享受税款抵扣的好处。

  但在建筑市场中甲方居于主导地位,这种强势的地位,或可导致甲方将自己采购易于取得专用的材料、设备、构配件等,而将难于取得的砂、土、石料等交由乙方采购。这样对甲乙双方的税负将产生很大的影响。

  所以,营改增后要解决好谁采购、谁抵扣的问题。第二,确定好如何抵扣的问题。虽然谁采购谁将抵扣税款,但能抵扣税款并不意味着税负一定降低。

  假定建筑业和房地产业的税率都定为11%。那么采购17%、13%税率的货物、劳务,将获得6%、2%税差收益;采购6%税率、3%征收率的货物、劳务,将损失5%、8%税差;采购11%税率的货物、劳务,进项销项税差将维持平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