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高校设立相关的课程

  是呼啸驶过的轻轨3号线,下面是复古的蒸汽火车和两节绿皮车厢……曾经是淞沪铁重要站点的江湾站遗址,如今已经变身为沪上知名的集装箱创客走廊。创客走廊的一旁,是由老厂房改建的明珠创意园。

  上海大界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就坐落于此。“一开始就在这里了,因为我们做的智能建筑机器人,有的机械臂很高,需要4米以上的层高,这里很合适。”孟浩说。孟浩是上海大界机器人科技有限公司的创始人兼CEO。

  走进大界机器人公司,可以看到一排大大小小的机械臂,有员工正在现场调试;而他们的办公区域即是场地中央划出一块地方,搭建了上下两层。单看这场景便可知道,这是一家典型的初创企业。

  创立于2016年的大界机器人如今已经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在智能建筑机器人的技术研发上,木结构建筑技术和快速模具技术已经实现突破,装配技术的研发也进展顺利;今年年初,则成功地获得了轮的融资。在项目和融资的推动下,企业团队从最初的4人发展至今年20多人。

  孟浩对大界机器人有一个明确的定位,那就是“致力于开发建筑领域的智能化工业机器人系统”。对于企业的未来的发展愿景,孟浩同样目标明确:“我们想做一个国际化的建筑机器人企业,用国际化的人才,业务可以服务全球。”孟浩说。

  孟浩是一名华侨。本科就读于大学,研究生就读于皇家理工大学。研究生的时候,两位导师对他影响至深。 “我的导师是巴塞罗那圣家族大执行建筑师Mark Burry 教授和Kukkogia 创始人Roland Snooks,在他们的指导下,我接触到了前卫的计算机技术,意识到建筑数字化将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孟浩说。

  2012年,在导师的推荐下,孟浩回到了国内,在同济大学建筑成规学院辅佐袁烽教授,一起搭建了国内最前沿的数字化设计与建造知识平台FabUnion。如今的孟浩,身份有些特别,他是一名“学生”,在同济大学继续攻读博士;是一名“教师”,在浙江大学负责建筑机器人课程的教学工作;也是一名创业者,创建了大界机器人。

  “大体来说,如今的建筑行业面临的两大痛点。其一,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建筑工人越来越难找,工人成本也会越来越高。因为在年轻人眼里,建筑业是一个非常辛苦的行业,他们宁愿去做快递也不愿意当建筑工人;其二,建筑物的设计越来越复杂,传统建筑工人的知识体系跟不上发展的趋势,建筑质量难以得到保障。”孟浩说,建筑行业面临的这两大“痛点”,着智能建筑方式的出现,而智能建筑机器人是一个非常恰当的解决之道。

  在担任同济大学建筑机器人实验室的技术负责人期间,孟浩在研究和实践中渐渐萌发了创业的想法,“这些前沿的技术为什么要停留在实验室呢?出来创业将技术服务于企业不是更好么?”孟浩说,创业就这样自然而然发生了,因为这是一个和自己的专业、兴趣、爱好都完全相关的机会,一切水到渠成。

  2016年,大界机器人正式创立,两年不到的时间内已然成为国内领先的建筑智能机器人技术服务企业。

  选择在这个时候创业,孟浩解释说,是因为市场和技术上出现了两个明显的变化,一是这些年来,尤其是近5年来,机器人硬件价格下降得非常之快;二是通过编程,建筑工人使用机器人建造技术的学习门槛大幅下降了。显而易见,这两点变化使得智能建筑机器人应用的商业化价值凸显了。

  万事开头难,创业也不例外。孟浩坦言,在创业初期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人才的缺乏。“在建筑机器人的应用上,国内有着很大的应用市场。但从研究和人才上来说,国外比较成熟,国内还有一定距离”, 孟浩说,“你看我们团队现在16个人,今年会扩张到20多人,大部分都是有海归背景的技术人员。原因是国内并没有建筑机器人的学科,现在我在浙大专门负责这样一门课程,但是比较来说,国内接触到’建筑机器人‘的渠道非常少。但是我相信随着越来越多的高校设立相关的课程、研究中心、实验室,会让更多人对其感兴趣。”

  随着机器人时代或智能时代来临,人们一方面为科学技术的进步而感到鼓舞,另一方面,也开始焦虑于“机器人与人抢饭碗”,更多的人会为之失业。BBC曾经基于剑桥研究者Michael Osborne和Carl Frey的数据体系分析了365种职业在未来的“被淘汰概率”。 比如,会计、银行职员、职员,被机器取代的概率分别是96.8%、97.6%、96.8%。那么,建筑机器人的出现,会不会让建筑工人失业?

  孟浩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解释说,建筑机器人出现的目的和旨,不是为了替代建筑工人,而是协助工人,使得建筑这个工作变得更具人性化。“简单地说,脏活累活让机器人来看,工人侧重于做控制和检查的工作,将人从繁琐和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

  虽然成立不到两年,大界机器人却已经斩获了不少荣誉:上海市最具投资潜力创业企业;2017年阿里巴巴诸神之战上海赛区决赛第四名以及最具风采等等。

  孟浩介绍说,大界机器人在技术上主攻三大方向:木结构建筑技术(适用于特色小镇以及定制化家具生产)、快速模具技术(相比传统技术,没有污染而且效率可以提升6-8倍)以及装配技术(目前适用于工厂,未来将直接施工现场)。目前,木结构建筑技术和快速模具技术已经实现突破,装配技术的研发也进展顺利。

  项目合作方面,大界机器人已经与中交集团、中国建筑、北新建材等成为合作伙伴,正在就机器人装配、3D打印建筑的展开合作。

  今年年初,大界机器人成功地获得了轮的融资。策源创投,硅谷PNP以及G5 Capital为其新增股东。

  “在技术、项目和融资的推动下,大界机器人进入了发展的快车道,企业团队今年将发展至20多人。”孟浩说。谈及未来的发展愿景,孟浩的期望甚厚:“我们想做一个国际化的科技企业,用国际化的人才,业务可以服务全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