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房子是‘冬暖夏凉’哦

  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设计师,因为我的妈妈爸爸都是从事建筑行业的。有时在爸爸妈妈上班的时候,也会带上我去。刚刚去的时候,妈妈工地的门外还是一片废墟,可过个一两年就变成了一栋栋高楼大厦。我觉得很神奇,这一栋栋高楼大厦是怎样从一片片废墟中而建设起来的呢?后来我才知道,这原来都是出自于一个个设计师的手中啊!

  特别是在08年奥运会时,有新添了几个新的地标性建筑物:国家体育场、国家游泳中心、国家大剧院……国家体育场是由一根根没有一根是直的钢架组成的。而国家游泳中心是由一个个“泡泡”组成的。国家大剧院从外表上看像“横在水面上的蛋壳”……那时我就在想:他们的心是多么的灵巧啊!要是我也能设计出像这样的房子该多好呀!于是,一颗小小的种子在我的心中萌芽了。

  自从我有了这个理想,我就的为这我的理想而努力。就像在和别人一起出去游玩时,我都会十分在意当地的建筑特色,想着这些房子应该怎么在修改的更好;或者在我的房间时,先仔细的想想屋子应该怎样布置,是把这个搁到那好,还是把那个搁到这好;还或者爸爸妈妈买了一个十分漂亮的装饰品甚至是玩具,我都会在那件东西前端详许久;更甚至在餐馆吃饭时,见到盘子边上仅仅是用来点缀的小花,我也会把它们都统统拿到我这边来,先仔细的设计一下怎样可以把这些花组合成一个小型“盆景”……总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我都很注重它的设计方案、形状特点。

  在梦中,我人们都住进了我设计的楼房里,许许多多的人们高兴的说着:“这房子设计的真好呀!”“是呀!这房子是‘冬暖夏凉’哦!咱夏天不用开空调,冬天不用烧暖气;楼顶装上了太阳能,而且楼顶再也不是光秃秃的一片了,都种上了各种瓜果蔬菜、各种五颜六色的鲜花,红的、粉的、黄的、紫的……真是数不胜数呀!”“是呀,是呀!即使是住在楼顶的人们,到了夏天,再也不会觉得热了!”我看着高高兴兴的人们,愉快的讨论这我设计的房子,欣慰的笑了。

  梦,醒了。我仍然还是个六年级的小学生,还住在别人设计的房子里,不由得下了决心:我一定要好好学习,快快让人们住进我设计的房子里!

  理想,是春天的第一朵鲜花;理想,是夏天的第一束灼阳;理想,是秋天的第一颗果实;理想,是冬天的第一片雪花;理想,是沙漠里的绿洲;理想,是吹响生命的号角...... 山溪的理想是大海,囚鸟的理想是蓝天,树木的理想是大地。物尚且如此,何况人乎?纵观,凡成大业者,哪一个没有远大的理想!是啊!一个人没有了理想,那么他的生活就像在大漠中失掉了罗盘,迷失了方向.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理想,那么就像鸟儿失掉了翅膀,永远不能飞翔.如果一个人没有了理想就像太阳失掉了,永不能射出耀眼的!我懂了,只有被理想充实的人们才会充满对生活的爱,才会找到果实累累的金秋,扬起生活的风帆,发挥自己的聪明才智为人类做出贡献.然而我的理想又在哪里呢?我曾伸出双手向问过,也曾冥思苦想过.直到今天我才有了答案——我的理想是做一名医生,身着白大褂,再病人最需要的时候伸出援助之手,给他们带去希望以及战胜病痛的信心,履行着“白衣”的神圣,与疾病相抗衡。在我心目中,他们的职业是伟大而崇高的。

  说来话长,我想当医生还有原因呢…2003年4.5月份的时候,病魔肆掠城的时候,恐怖的气氛在上空,不断有疑似病历出现,弄得惶惶。就在这时,白衣战士们不顾个人安危,日夜奋战在这没有硝烟的战场上。在抗前线有这么一家医院----小汤山医院,发生了这么一场感人的故事:一名医生,从隔离开始就战斗在第一线,大家让他休息,他总是说:“我已经上了一线这么长时间了,有了一定的经验,可以更好的履行我的职责,重新换人又加大了感染源,我在干一段时间吧?”这位好医生已数月未跟家里联系,他把对家的思念深深得埋在心底,更加忘我的工作。终于,他被传染上了,因为发现得太晚,已到了危重的关头,他的家庭陷入了深深的悲痛之中,可这位医生在隔离区解手记者采访时,尽管眼里噙着水,无限留恋这美丽的世界,却坚定的说:“请把我的遗体交给医学组织用于解剖,尽早解决疫苗,让更多 的病人早日离开医院,早日回家团圆。”这位医生的奉献深深的打动了我,打动了大家,我们为他的殉职而痛苦。他时才36岁,还那么年轻,生命对他来说是那么短,我不由心里轻轻地说:“好大夫,您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