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化利用是对古建筑最好

  访古建筑学者、深圳市古迹协会秘书长曹伟

  来源:深圳商报2019年01月02日版次:A06

  ▲深圳市古迹协会秘书长曹伟

  深圳商报记者 夏和顺

  曹伟现任深圳市勘察研究院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深圳市古迹协会秘书长,未届不惑的他已经与深圳文物古迹打了12年交道。而他与古建筑结缘,则始于他就读山西建筑学院期间,该校严格规范的建筑学教育和山西丰富的传统建筑范例给他打下了的古建筑专业基础。

  近日,曹伟接受深圳商报记者专访,回顾自己的从事古建筑学的经历,历数他曾参与的深圳古建筑。曹伟说,古建筑是历史的者,凝聚了先辈智慧的文化遗产,应该继续加大力度。

  深圳文物建筑的实践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古建筑相对于房地产市场算是冷门行业,你为何加入了古建筑行列呢?

  曹伟:我是2002年考入山西建筑学院古建筑专业,山西是中国古建筑大省,我们学院特别重视古建筑学,我打下了扎实的建筑学基础,并对古建筑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山西的古建筑在全国开展得比较早,我曾在山西古建筑研究所实习并工作过一段时间,它使我在学校学习的古建筑专业知识与古建筑的实践紧密地结合起来。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深圳在特区成立之前有一定的文化积淀,原来的宝安县也有一定数量的古建筑遗存,你对深圳传统的总体感觉如何?

  曹伟:深圳古建筑的数量和建筑年代都不能与山西古建筑相比,但还是超出许多人的想像,深圳市公布的受文物建筑共有1103处,我本人前前后后参与调研与修缮的有近百处。我刚进入深圳勘察研究院时,参与过陈烟桥故居、王大中丞祠、曾氏大祠、阳和世居、鹤湖新居、凤凰古村落等不同级别的重点文物单位的修缮设计。随着市民意识的提高和的重视,各地开始积极在业主与开发商之间协调解决问题,我中国的文物会越来越好,在寸土寸金的深圳文物也会更上层楼。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民居在文物建筑中占很大比例,你参加过修缮的也应该有很多民居。民居中又包括名人故居,这又与深圳的历史文化有很大关联,一定有很多故事。

  曹伟:陈郁故居是深圳市市级文物单位,始建于清道光年间,初年重建。这个项目由我们单位修缮设计,我是总设计师,2016年建成对。现代著名版画家陈烟桥是深圳观澜人,观澜鹅地吓有陈烟桥故居和陈氏祠;刘铸伯祖籍龙岗平湖,出生在,是时期著名商人、慈善家、教育家,他于初期捐建了平湖纪劬劳学校。以上这两个项目均是我主持修缮设计的。凌道扬是龙岗布吉的文化名人,他是中国近代著名林学家、农学家、教育家、水土保持专家。我们介入凌道扬故居,费用少之又少,但我们觉得有责任和义务做好这项工作。我们修缮后的凌道扬故居成立纪念馆,我负责整理和收集基础资料,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派上用场。

  活化利用龙岗新昇齐楼

  深圳商报《文化广场》:听说你和深圳市古迹协会正在尝试探讨传统建筑的活化利用,请问什么叫“活化利用”文物建筑?

  曹伟:作为不可移动文物的建筑不同于可移动文物,可移动文物是一般不再使用,大多成为展览品或藏品,但古建筑长期不使用,没有人气,无人打理,更不利于。因此,活化利用才是对古建筑最好的,目的是让古建筑成为现代人生活的有机组成部分,让更多的人探访及了解它。2017年11月6日,国家文物局颁发《文物建筑导则(试行)》,鼓励文物建筑活化利用,了历史潮流。碉楼和民居同样具备活化利用的多种可能性,我们对龙岗新昇齐楼的修缮和活化利用或许会成为一种新模式。